近代名医

生平著作

图片 1    祝谌予,北京市人,生于1914年,卒于1999年。师从北京四大名医之一施今墨学习,尽得其传。1939年,东渡日本金泽医科大学医学专门部学习西医知识。建国后,1956年参加中医研究院第一期西医学习中医班的教学工作,并调到北京中医学院任教务长兼金匮教研室主任。1975年,调到北京协和医院任中医科主任。曾任中国医学科学院学术委员会委员、中华全国中医药学会理事,中国中西医结合研究会副理事,第五、六、七届全国政协委员,第七届北京市政协副主席等。

梁宗翰,北京市人。祖上三代业医,幼承庭训,致力岐黄。1938~1940年,就读于北平国医学院,受到赵树屏、安干清、瞿文楼等名家教导。1940年,拜四大名医之一孔伯华为师。1955年,任宣外大街联合诊所所长。1958~1969年,任北京市第一中医院中医科主任。1969~2000年,在北京市宣武门中医医院工作。曾任北京市中医学会理事、儿科学术委员会顾问委员等。

临床经验

赵心波身为中医,尊重西医,主张中西结合,取长补短。他赞同中医辨证与西医辨病相结合的形式。这样,在辨病的基础上进行辨证论治,不仅着眼于消除症状,还要从根本上把病治好。他认为任何疾病的发生发展都有一个主要矛盾,都有其发生、发展、演变的规律。例如,小儿肺炎“热毒盛”和“气阴伤”是正邪斗争的两个方面。在热盛气阴不衰的情况下,可以重用清热解毒;在热盛气阴已伤的情况下,应清热解毒、益气养阴并用;在热盛气阴将竭的情况下,应首先补气回阳,待病情稳定后再清热解毒。有一分热邪就清解一分,使之不留后患;如果热退正虚,则主要以扶正养阴为主。这是肺炎辨治的基本原则。

祝谌予认为西医诊断,中医辨证,是中西医结合的主要方法之一。依靠西医学对疾病进行诊断,有助于中医对疾病的认识,可以为中医辨证论治提供依据和内容。而且,他还提倡中西药物合并使用。如化疗治癌的同时,服用扶正培本中药,可使化疗产生的副作用减轻。此外,祝氏临证非常重视气血,善用气血辨证的方法诊治内伤杂病和妇科疾病。他指出,八纲辨证不包括气血辨证的内容,是其不足之处。阴阳两纲不若气血两纲更为具体。叶天士首创卫气营血辨证,虽为外感温病所设,然究其实质,还是要辨清邪热伤人气血的浅深层次。内伤杂病用气血辨证指导临证更具实践意义。

一,表证忌下。小儿若患表证兼有积滞,多因饮食不节,积滞化热,复感寒凉造成,治当解表化滞清热。此时忌用攻下,以防表邪陷里,加重病情。

在温病治疗上,赵绍琴善于运用叶天士“透热转气”法救治高热不退、昏迷等危重病证。他把透热转气法广泛地应用于温病卫、气、营、血各个阶段的治疗,以透邪外出为指导原则,取得了很好的治疗效果,大大地发展了叶天士的温病辨治理论。如温病气分证,使用辛寒清气的治法达热外出。营分证的治疗在清营养阴中,适当加入具有开达、宣透作用的药物,以去其壅塞、排除障碍、宣畅气机,使邪有出路,则入营之邪即可外透,转出气分而解。如湿热入营,可用芳香化湿清热以开郁,疏通气机,使营热外达。如邪入心包,轻者用菖蒲、郁金清心豁痰、开窍通闭,连翘轻清透泄、宣畅气机,重者必用牛黄、至宝丹之类以开其闭,使营热外透。对于瘀血阻滞气机而热邪入营者,则应于散血之品加入琥珀、桃仁、丹皮等,活血散瘀通络,排除障碍,宣通气机,导热达外。他认为,以上宣畅气机的治法皆属透热转气范畴。即使温邪入了血分,仍应考虑透热转气之理。

赵心波,名宗德,北京市人,生于1902年,卒于1979年。1918年考入京兆医学讲习所,受到张愚如等指导。毕业后师从清末名医王旭初、针灸名医刘睿瞻学习。1925~1954年,在北京西城区挂牌行医,精通各科,后专攻儿科。1958年,调中医研究院西苑医院儿科工作。曾任中国中医研究院西苑医院儿科主任、中医研究院学术委员、中华医学会儿科分会理事、北京中医学会理事等。

治疗支气管哮喘、荨麻疹等病时,祝氏常选用验方过敏煎(银柴胡、防风、乌梅、五味子、甘草),经药理研究该方抗过敏反应作用较可靠。又如抗免疫方(广木香、当归、益母草、赤芍、川芎)经药理研究证实确有抗免疫反应功能,在治疗硬皮病、红斑狼疮、慢性肾小球肾炎等疾病时,常用此方为主。对于痛证,善用经方葛根汤、当

梁宗翰这一治疗学思想,具体包括以下六个方面。其一,以消为补。小儿多积滞,不消积滞,其症难平。其二,脾胃为冷食所伤,温而消之。其三,积滞化热,消而清之。其四,有热者当清,但忌过于苦寒,否则寒凉败胃。其五,胃阴不足,治宜滋养,但不能过于滋腻,否则有碍脾胃运化。其六,虚者补之,但有邪者补勿过早,早则留邪,邪滞则脾胃纳运功能受阻,必然影响消化。

赵绍琴认为,温病的本质是郁热,卫气营血皆然。故尔,治疗温病必须贯彻宣展气机、透邪外达的治则,不可徒执清热养阴,遏伏气机。宣透为治疗温病之要义。宣,指宣散、宣发、宣通、宣畅;透,指透泄、透发。宣透的治法属于祛邪的范畴,它的特点在于为邪气寻找出路以引邪外出。比如,温病的卫分证,属肺卫郁热证。因此,卫分证的治疗应辛凉清解,宣郁清热。此辛散意在开郁,并非发汗解表。叶天士在《外感温热篇》中提出“在卫汗之可也”,他认为这并不是应用汗法,绝不能用辛温发汗之法,当用辛凉清解之法,清解肺卫热邪,使邪去热清,卫疏三焦通畅,营卫调和,津液得布,自然微微汗出而愈,虽不发汗而达到了汗出的目的。“汗之”不是方法而是目的。银翘散在银花、连翘、竹叶、芦根等清解之品中,加入荆芥穗、豆豉、薄荷,且用量极轻,其用意不在发汗,而在开郁闭。因此,温病初起治法不可言辛凉解表,只能是辛凉清解。

|<< << < 1;) 2 > >> >>|

祝谌予,北京市人,生于1914年,卒于1999年。师从北京四大名医之一施今墨学习,尽得其传。1937年,在天津开业行医。1939年,东渡日本金泽医科大学医学专门部学习西医知识。建国后,1956年参加中医研究院第一期西医学习中医班的教学工作,并调到北京中医学院任教务长兼金匮教研室主任。1972年,借调至中国医学科学院主持西医离职学习中医班。1975年,调到北京协和医院任中医科主任。曾任中国医学科学院学术委员会委员、中华全国中医药学会理事,中国中西医结合研究会副理事,第五、六、七届全国政协委员,第七届北京市政协副主席。著有《祝选施今墨医案》和《施今墨临床经验集》等。

梁宗翰,北京市人。祖上三代业医,幼承庭训,致力岐黄。1938~1940年,就读于北平国医学院,受到赵树屏、安干清、瞿文楼等名家教导。1940年,拜四大名医之一孔伯华为师。1941年,考取行医执照。1953~1954年,参加北京预防医学班学习。1955年,任宣外大街联合诊所所长。1958~1969年,任北京市第一中医院中医科主任。1969~2000年,在北京市宣武门中医医院工作。曾任北京市中医学会理事、儿科学术委员会顾问委员等。《梁宗翰儿科脾胃病专家诊疗系统》是其临床经验的具体体现。

|<< << < 1;) 2 > >> >>|

此外,他对脑炎、小儿麻痹、脑病后遗症、大脑发育不全等疑难病的治疗,也取得了不同程度的效果。在辨治过程中,他非常强调“热毒”的因素,认为神经系统感染性疾病、颅脑外伤、产伤所引起的后遗症,如抽搐、震颤、麻痹、失语、痴呆等,均因热毒深陷脑络所致,非重用清热解毒、透邪达表不可。所以,在小儿麻痹瘫痪初期,他重用清热透邪、祛风活络法治疗,选用局

|<< << < 1;) 2 > >> >>|

临床经验

学术思想

赵心波临证近六十年,对儿科癫、狂、惊风、痿症等均有独到见解,30年代便享誉京城。擅治小儿麻疹合并肺炎、病毒性脑炎、痢疾、猩红热、白喉、癫痫等病,疗效颇佳。如他将癫痫分为肝风偏盛、痰火偏盛以及正气偏虚三型,分别以治痫二号方(生石决明、天麻、蜈蚣、龙胆草、磁石、郁金、红花、石菖蒲、全蝎、神曲、朱砂),治痫一号方(礞石、生石决明、天麻、天竺黄、胆南星、钩藤、全蝎、僵蚕、代赭石、红花、桃仁、法半夏),九转黄精丹等治疗,效果满意。

学术思想

三,咽喉肿忌散。小儿咽喉肿痛,多为风热所致。若治以辛温发散,犹如火上浇油,病必加重,当以辛凉解表、清热利咽解毒治之。

在内科临床方面,赵绍琴以善治疑难重证而著称。他创造性地把温病卫气营血的

生平简介

生平著作

四,高热忌过寒。小儿脏腑娇嫩,对高热证过施寒凉,易致寒凉过抑,损伤脾胃,加重病情。梁宗翰在立法处方用药方面,配方严谨,常常汗不耗散,下不损正,清无凝聚,温而不燥,补无壅滞,滋无腻浊,切中小儿生理、病理特点,药无过弊,疗效显著

生平著作

临床经验

因此,气病辨虚实,血病辨寒热,重视脏腑气机成为祝氏临证的核心思想。人身气血贵在充盈和流畅,一旦偏盛偏衰或涩滞不畅则百病丛生。祝氏治疗气虚为主时,在补气温阳基础上加厚朴、陈皮、桔梗、枳壳等,使补而不滞,药达病所。治疗气实为主时,常在降逆、解郁之剂中稍佐黄芪、党参、白术、甘草以防宣散太过而耗伤正气。血病辨寒热,血寒治宜温通经脉,养血祛寒,他常选桂枝茯苓丸治经闭,用归芪建中汤治腹痛,用当归四逆汤治手足逆冷,用艾附四物汤治痛经。血热治宜凉血止血,清热解毒,他常用芩连四物汤、犀角地黄汤等。祝氏认为,调理气机以肝、肺、脾、胃四者为重。因为肝肺是气机升降之道路,脾胃是气机升降之枢纽,故气机逆乱证的调治必须结合各脏腑的升降特点进行。对于气血的调治,祝氏认为气在血之上,治血先调气。

|<< << < 1;) 2 > >> >>|

赵绍琴,北京市人,生于1918年,卒于2001年。三代御医之后,其曾祖父、祖父和父亲均为清太医院御医。赵氏幼承家学,后又拜师于太医院御医韩一斋、瞿文楼和北京四大名医之一汪逢春,尽得三家真传。1934年,悬壶北京。1950年,参加卫生部举办的中医进修学校。1956年,到北京中医学院任教。曾任北京中医学院温病教研室主任,中国中医药学会内科学会顾问,中国医学基金会理事,第七、八届全国政协委员等。著有《温病纵横》、《文魁脉学》、《赵绍琴临证400法》、《赵绍琴临床经验集》、《赵绍琴内科学》等。

学术思想

祝谌予临床常从中医、西医两个方面综合思考。如对糖尿病的治疗,他系统观察和总结了糖尿病的中医辨证分型及治则治法,筛选出治疗糖尿病的基本方。用增液汤和生脉散为主,再加苍术配元参降血糖,黄芪配山药降尿糖为基本方,并巧用活血化瘀药。通过临床观察,祝氏发现糖尿病患者往往合并有大血管或微血管病变,符合中医的血瘀表现,并参照血液流变学和微循环检测的异常,率先采用活血化瘀法治疗糖尿病,这一见解目前已被国内同行所认可。

梁宗翰认为小儿脏腑娇嫩,形气未充,脾胃薄弱,其纳运功能尚未健全。加之小儿不知节制,寒温不能自调,影响脾胃受纳与运化,导致诸病由生。如小儿过食肥甘,恣饮寒凉,消化不及会成积滞之证。积滞日久,脾胃功能不得恢复而进一步受损,纳运功能进一步减弱,即成小儿厌食之证。若小儿乳食不节,食停胃脘,积滞不化,中焦阻滞,胃气上逆则为呕吐。若对小儿喂养不当,损伤脾胃,饮食物不能充分消化,水谷精微不能很好地输布,就会出现腹胀、泄泻之病。若脾胃受伤,气血乏源,小儿抗病能力下降,则易受邪侵而生感冒、咳嗽之类病证。因此,梁氏认为儿科常见病、多发病与脾胃关系最为密切,儿科门诊病人中的70%~80%都与脾胃功能不好有关。他还认为小儿脾胃病多由积滞引起,久之则本虚标实,或虚中挟实。治宜先消食化滞治其标,后理脾助运治其本。

赵绍琴,北京市人,生于1918年,卒于2001年。三代御医之后,赵氏幼承家学,后又拜师于太医院御医韩一斋、瞿文楼和北京四大名医之一汪逢春,尽得三家真传。1934年,悬壶北京。1950年,参加卫生部举办的中医进修学校。1956年,到北京中医学院任教。曾任北京中医学院温病教研室主任,中国中医药学会内科学会顾问,中国医学基金会理事,第七、八届全国政协委员等。

他认为,在儿科疾病的治疗调护方面,要抓一个“准”字。张景岳曾言:“小儿之病非外感风寒,则内伤饮食,以至惊风、吐泻及寒热疳痫之类,不过数种。且其脏气清灵,随拨随应,但能确得其本而撮取之,则一药可愈。” 对此,赵心波极为赞许。他常言:“儿科症难在辨因,只要病因明确,治易也。”他认为儿科疾病火热居多,一因外感温(瘟)毒机会多;二因内伤饮食机会多,导致积滞生热。在治法上他推崇丹溪的滋阴降火和东垣的升阳散火。对于温(瘟)毒,他按“卫气营血”和“三焦”辨证论治。但他不同意卫、气、营、血或上、中、下三焦僵化式的传变规律,认为儿科温病重在热毒,往往是表里俱热,上下同病,或神昏或惊厥或出血皆因热盛而致。他治疗小儿温病重清气分之热,首选白虎汤合清瘟败毒饮,即使症见神昏、抽搐,也不离清气法。

临床经验

梁宗翰认为,病伤犹可治,药伤最难医。患病是阴阳偏盛,治病则调达平衡。每一种疾病的发生发展都有一个过程,治疗应遵循其规律,如果误治,伤于药则变成逆证、坏证。因此他将治病用药形象地比喻为,如果用药不对,犹如无出口的火炉,生火冒烟,出现问题。对证之药就好象装有烟筒的炉子,把烟顺出去,病邪外出,气血条达,疾病随之而解。谨慎用药在儿科尤为重要,故于实践中总结出著名的儿科用药四忌。

赵绍琴临证重视脉诊,强调诊脉分浮、中、按、沉四部。他将家传脉学整理归纳,提出诊脉八纲(浮、沉、迟、数、虚、实、气、血)和诊脉四部(浮、中、按、沉),与旧说大不相同。他将浮、中、按、沉四部,在温病中对应卫、气、营、血,在杂病中反映标象和本质的关系。如浮、中部所得反映疾病的现象,沉、按部所得反映疾病的实质。他所提出的诊脉八纲(浮、沉、迟、数、虚、实、气、血)是指8类脉象。浮、沉言病机之趋势,迟、数言病性之寒热,虚、实言邪正之盛衰,气、血言病位之浅深。

赵心波,名宗德,北京市人,生于1902年,卒于1979年。早年曾于北京安定门余庆堂药店学徒。1918年考入京兆医学讲习所,受到张愚如等指导。毕业后师从清末名医王旭初、针灸名医刘睿瞻学习。1925~1954年,在北京西城区挂牌行医,精通各科,后专攻儿科。1958年,调中医研究院西苑医院儿科工作。1968年赴山西稷山中医研究院农村疾病研究所工作。1971年调回北京,任中国中医研究院西苑医院儿科主任、中医研究院学术委员、中华医学会儿科分会理事、北京中医学会理事。著有《中医儿科概论》、《赵心波儿科临床经验选编》、《赵心波医案》、《常见神经系统疾病验案选》等。

生平著作

二,温病忌辛温发汗。小儿外感发热也常见于温病。多为外感温热邪毒引起,治宜辛凉宣透,佐以苦寒,忌辛温发汗,否则法不对证,病不为汗衰,反而加重病情,损伤正气。

学术思想

作者:
版权属于:www.29977.com-29977com网站
版权所有。转载时必须以链接形式注明作者和原始出处及本声明。